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视频联播

当前位置:中国质量新闻网家居频道>>权威发布>>质量信用

“极草”广告涉嫌虚假宣传

2014-12-05 00:07:00| 澎湃新闻 |
打假人王海举报央视“极草”广告涉嫌虚假宣传

“极草”广告频繁出现在央视黄金时段和高端楼宇的广告位。

如果你经常看电视,一定不会陌生“极草”。近年来,这个以“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为宣传口号的公司,频繁出现在央视黄金时段和高端楼宇的广告位,同时也占领了多个城市航站楼的广告牌。与巨额的广告费用相对应,极草产品价格惊人,远超黄金。

卖这么贵,凭什么?极草的官方网站介绍称,冬虫夏草“被中西医高度认可”:“中医认为冬虫夏草是唯一具有阴阳同补作用的药物,被誉为治诸虚百损之圣药”,“西医认为冬虫夏草最具药用价值的药用功效是抗基因突变,即抗肿瘤作用”。然而,极草近日麻烦不断,多家媒体曝光其身份可疑,亦有专家指出,冬虫夏草的保健作用有限。

12日3日,知名打假人士王海告诉澎湃新闻,他已以生产、销售不安全食品以及虚假宣传为由,向北京、青海等多地的工商部门举报了极草的生产商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春天)和经销商北京极草苑商贸有限公司。他称,此前自己还将极草的产品送检,结果发现竟检测不出虫草素,而虫草素正是极草的卖点之一。中科院的专家研究发现,冬虫夏草本无合成虫草素的基因。

极草原来不是保健品,王海状告经销商已被立案

10月24日,王海在北京朝阳大悦城的“极草5X冬虫夏草”店铺购买了一盒29888元的极草至尊含片,但他发现该商品外包装上无保健食品认证标识(即小蓝帽)和保健食品批号,也无药品批号,这表明这一产品既非保健食品,亦非药品,而是普通食品。

王海表示,既然是普通食品,极草的销售人员及其宣传片却声称该产品具有保健功能、对疾病具有治疗作用并夸大产品功效,这违反了国家的规定。10月31日,王海以“销售不安全食品”等为由将北京极草苑商贸有限公司举报至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11月5日,他以“生产不安全食品”等为由将青海春天举报至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11月24日,朝阳分局回函称,经初步调查认为,该公司“涉嫌虚假广告宣传,分局已立案调查”。

11月17日,王海又委托北京某检测中心对其提供的极草产品进行检测,检测项目是“虫草素”。12月1日,王海拿到检查报告,报告显示检测结果为“未检出”。检验报告显示,生产单位/样本来源为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虫草素一直是极草产品的卖点,极草官方网站上一篇名为《为什么嚼七根不如含一片?》的文章称:“研究还发现,冬虫夏草微粉在1- 60分钟的各时间段都有虫草素溶出,而其它各组(原草及粗粉)均未测得虫草素”,但未标注研究者以及研究机构。

12月3日,极草(青海春天)客服人员向澎湃新闻强调,其产品均来自野生的冬虫夏草,“肯定含有虫草素”,并表示极草产品的保健效果并非冬虫夏草的某一单一成分决定的,而是综合作用。当问到为何未能检测出虫草素时,她表示这需要去问公司的媒介部门。极草媒介部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由于领导近日出差”,暂时无法回复。

专家:冬虫夏草菌没有合成虫草素的基因

冬虫夏草是真菌感染昆虫形成的菌虫复合体,其中的菌为一种虫草菌类真菌(Cordyceps sp.)。目前,自然界这类能够感染杀虫的虫草菌有近600种,代表性种类有冬虫夏草菌及蛹虫草。

蛹虫草又称北虫草、北冬虫夏草,与冬虫夏草同属于虫草属的真菌,但为不同的种。与冬虫夏草的区别在于其可以进行人工培育,而冬虫夏草主要产于青藏高原及云贵高原等海拔4千多米以上的地带,迄今为止尚未能实现有效地人工培养及规模化生产。

早在2011年,中科院上海生科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王成树就发表了关于蛹虫草基因组的研究成果。2013年,其课题组又发表了关于冬虫夏草菌基因组的研究论文。这些研究表明:冬虫夏草菌的基因组并没有合成虫草素的基因,所以是不能合成虫草素的,而蛹虫草菌是可以合成虫草素的。

一位长期研究这一领域、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澎湃新闻,某些厂商声称冬虫夏草(即菌虫复合体)含有虫草素,那可能是因为天然采集的冬虫夏草为混合物,比如混有了蛹虫草菌。

该专家称,目前的科学研究证实冬虫夏草中已知的有效成分没有什么是冬虫夏草独有的,也没有哪一成分被证实有特殊的临床功效。称冬虫夏草具有保健功能或能治病,更多的是基于所谓“中医记载”的经验之说,而不是科学研究的成果。冬虫夏草价格高昂是因为不能人工培养而过度采集所导致的“物以稀为贵”。不过该专家表示冬虫夏草里还存在未知成分,这些未知成分的鉴定及功效还有待科学研究证实。

    相关阅读